经过一个多星期和“病魔”的抗争,我接近痊愈了。

长这么大,这是过得最特殊的一个春节,相信很多人也一样,甚至更难受,一切都因为—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

腊月29那天,我跟爸出门买东西,然后溜达着去银行,回家之后,感觉喉咙有些不适,剧烈地咳了一会儿,姐姐和爸爸都说是不是感冒了,让我吃点药,我仗着身体好,不以为意,其实在那之前的几天,我就经历过一次发烧和拉肚子,刚好,觉得不会再有事。

第二天早上,也没问题,就很早起床跟爸一起回老家给逝去的亲人上坟,吹着冷风,不过戴着帽子,回来的路上还没事,到家也没事,出于保险起见,量了一次体温,37.5度,低烧,我也有点犯困,就到房间躺下了,贴春联都没出去,没想到,我这一躺,就是一个多星期。

下午就烧到39度,自己都被吓到,整个人身体发热,眼皮也发热,赶紧吃退烧药,配合抗病毒、消炎。

自然地,三十晚上的年夜饭没能跟家人一起吃,我也第一次没看春晚,很懊恼,每年的那个时刻,我都在饭桌上跟家人谈笑风生、推杯换盏,而这次,只能像个病猫似得躺在床上思考人生。

一天,两天,三天,病走的比预想慢得多,我知道自己只是普通感冒发烧,但谁也不敢保证它不是肺炎早期症状,所以一家人都小心翼翼,我一直被隔离,不得已,爸妈决定送我去医院检查,然后姐姐一家也不在家待了,提前回了郑州。

我们是做好被医院隔离的准备去的,不过检查结果正常,这下我们的心才放下一半,剩下的一半,是继续治疗。

而且,疫情还远未过去,药物还远未研制出来,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每天都在快速增加,没人能安心。

我通常都觉得自己倒霉,明明平时都在坚持锻炼,也算强壮,为什么关键时刻病倒了?这件事告诉我,真的不能逞强,吹凉风容易感冒,这是体质问题,很难改变。

还好,要痊愈了,不用再成为家人的累赘,但春节也过完了…

疫情仍在继续,警报尚未解除,没有人是安全的,只希望,我的小宝宝能平安、健康地出生。

谨以此文,记录2020年这个不平凡的春节。